2020-08-04

大连泰思曼:创新是企业的常青基因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中国高新区》2020年第06期

今年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平时不起眼的口罩变成了紧缺物资,N95口罩、N99口罩、KN95口罩……各种各样的名称让人眼花缭乱。

以N95口罩为例,是指在标准规定的检测条件下,口罩滤料对非油性颗粒物(如粉尘、酸雾、漆雾、微生物等)的过滤效率达到95%,可以有效隔离病毒。疫情期间,N95、N99等口罩成为一线医护人员必不可少的抗疫装备。

看上去外形没什么特别的医用口罩,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口罩中间一层加静电的熔喷无纺布是关键。事实上,无纺布本身导电率低,带有静电效应的熔喷无纺布需要用高压电源将静电注入,专用的输出电压达10万伏的高压电源通过电晕放电的办法,可以让熔喷无纺布持久带电,大大提高对微小颗粒(包括病毒)的吸附效率,因此静电驻极高压电源成为了口罩能不能达到N95、N99标准的关键。在我国,拥有这类产品的企业较少,大连高新区企业——大连泰思曼科技有限公司凭借自身的技术实力,助力疫情防控,为我国乃至世界抗疫事业做出了贡献!

“幕后英雄”为健康保驾护航

今年的春节假期还没结束,大连泰思曼公司突然接到了几台高压电源订单,很快仅有的十几台存货全部卖出,紧接着订单就像雪片般飞来。

作为世界工厂,我国口罩的年产量约占全球的50%,但为何疫情期间我国的口罩也到了短缺吃紧的地步?原因是针对这次疫情,市面上很多口罩并不具备阻止病毒吸入的能力。想要尽可能地隔离病毒,必须佩戴专业的医用口罩,这种口罩一般分为三层,两层为防水层,其中最为关键的是中间过滤层——熔喷无纺布。

熔喷无纺布纤维的直径约2、3个微米,一个氧分子的直径0.346纳米,氧气可以顺利通过,一个新冠状病毒的直径大约100纳米,也就是0.1微米,比PM2.5(2.5微米以下的颗粒物)还小,穿过这层布对于0.1微米的病毒来说简直小菜一碟。这时候就需要“秘密武器”——静电驻极高压电源,熔喷无纺布需要加入一种叫作“驻极体”的微量物质,这种物质很容易带有静电,无纺布通过静电驻极设备对其实施“电晕放电”,就可以使无纺布持久带电。当病毒或细微颗粒通过时会被吸附在这层带有静电的无纺布上,我们的健康便有了保障。



此类高压电源设备曾长期依赖国外进口,2005年,大连泰思曼公司成立,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高压电源专业生产商。

疫情期间,大连泰思曼公司始终践行“为社会贡献力量”的企业使命。2月2日,公司董事长李振谦召集中层干部召开视频会议,安排复工复产。但疫情蔓延迅速,生产能力已无法满足客户需求,他们向大连高新区创业服务中心寻求帮助。创业服务中心在了解到企业的困难后,迅速行动,紧急找到一个1700平方米的场地,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

 “创业服务中心为我们提供的帮助真是雪中送炭,让我们感觉到在抗疫路上更有动力,一点也不孤单!”在李振谦看来,大连高新区创业服务中心的帮扶为熔喷无纺布的高品质和高量产出提供了有力保障。

创新是打开机会大门的钥匙

“Teslaman泰思曼”之名来源于科学家尼古拉·特斯拉( Nikola Tesla ),这位传奇人物在科学和工程学领域取得了大约一千项发明,因此Tesla代表“科学”之意。Man代表人,指泰思曼的团队。

早在15年前,熔喷无纺布所用的驻极设备,特别是非织布熔喷用的高压电源被国外企业所垄断。这些国外企业已有近百年的发展历史,已发展成国际性的企业。因此,即使国外设备价格高昂、供货时间长、售后不及时,多数国内客户在采购时,还是会优先考虑国外生产商。“我们当时只能做一些人家不愿意做的单子,人家吃肉,咱们啃骨头,慢慢积累市场口碑。”回忆起创业初期的境遇,李振谦颇为感慨。



李总检查项目进展


今年疫情的突发,令口罩的使用量激增,熔喷无纺布需求也呈井喷式增长。这对大连泰思曼公司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李振谦能够抓住机会,是多年来坚持科技创新的结果。

泰思曼研发生产的各类高压电源产品达30多类、涵盖了工业、农业、军工、科研等应用领域,拥有高压直流、高压脉冲、高压交流和定制高压系统四个主要业务模块,为半导体测试、加速器、静电除尘、超稳静电场、X射线、等离子、CO2激光器和其他科研等领域提供产品和解决方案,可为多领域和行业提供快捷而周到的服务。

当今社会是个快鱼吃慢鱼的时代,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快速响应市场需求,必定可以取得一席之地。”李振谦表示,经过此次抗击疫情这场硬仗,国产高压电源行业扬眉吐气,打破国外垄断,必将更加迅猛地发展!

做高压电源行业的领军者

大连泰思曼公司董事长兼创始人李振谦,90年代曾在机械工业部大连组合机床研究所从事工业机器人的研究。后到新加坡国立大学继续深造,回国后在偶然的机会下参加了大连海外学子创业周,便落户大连高新区开始了创业之路。李振谦带领团队坚持不懈地从事电子产品的研发的经历,开发了一个又一个高压电源及特种电源产品。几年前,团队开发出了用于熔喷无纺布静电驻极处理的高压电源,当时这一领域需求量并不太大,但李振谦团队不断深入了解客户的需求并不断完善产品,获得了行业客户的一致好评。

电源设备行业多数是订单式生产,行业内几乎不备现货,特别是高电压和超高电压产品。而泰思曼公司作为国内高压电源行业的龙头企业,有着广大的市场占有率,通过大数据的对比分析,每年都会储备现货。同时不断整合自己的供应链,做各种预案的准备。这种未雨绸缪就在此次疫情中为公司解了燃眉之急。

企业产品质量是重中之重,疫情期间,新的熔喷布生产厂家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有的厂家买了设备,却连个电工也没有,很多厂家由于供电三相不平衡使得电压供电不稳,造成不少故障,泰思曼公司研发人员连夜修改设计方案并迅速投产,保证产品的适用性。

回顾疫情爆发至今的几个月,李振谦坦言每天都像“坐过山车”。如今,国内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李振谦和他的团队终于能松一口气:“在此次突发事件中,大家虽然很辛苦,但感觉很充实。更重要的是泰思曼每个员工都觉得这是一种责任。这是行业领军企业应有的态度和担当!”

文章链接:/news/show-63.html